第309章 采花大盗
书名:我的老千江湖 作者:黑色枷锁 本章字数:2944字 更新时间:2020/10/30 01:40:36

俗话说孑然一身行走江湖,以天为盖,地为庐。

在江湖中那些看天吃饭的,指的是东奔西走,居无定所的人。

这样的人自由散漫惯了,出了事也不好找。

“南家老九,你想找几个跑江湖的来唬我?”

“方爷,我说的都是实话,不过出于我们之间的感情,我倒是可以替方爷问一问今天晚上是什么情况。”

“也可以让他们手下留情,看看他们那边有什么条件。”

“如果方爷用得着我,我就打个电话,如果用不着我,方爷就自己处理吧。”

我并没有和方老头撕破脸,不到最后一刻,我绝对不会露出獠牙,一旦露出獠牙别人会提高防备!

就算要动手,我也要打十三太保一个措手不及!

“好啊,那今天算我求你了。”

“方爷,您太客气了,我打电话问问什么情况,稍后给您回话啊。”

说完,我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
这个老家伙真的是不见棺材不掉泪,想要保人还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!

如果换成其他人,迫于十三太保的威名和压力,也许抬抬手这件事情就过去了。

毕竟还得为以后做打算,谁也不愿意得罪他们这些跑江湖的江洋大盗!

可我不一样,我也是出来跑江湖的。

估计方老头心里也明白,我没有愤怒反而是装糊涂,那恰恰说明这件事情的问题大了!

一般来说要钱的事情不会要命,只要谈赔偿谈条件,那么这件事情就好解决。

只要能用钱解决的问题,都不算是问题。

而一不要钱,二不谈条件,那说明才是真碰上事儿了!

“阿雨,鼓上蚤的伤怎么样了?”

“应该死不了,给他止了血,但看这个情况得送医院!”

“我送他大爷,让皮匣子和药罐子把纱布绷带给我拆了,把伤口给我重新弄开!”

“给他放血,什么时候放的脸上没有血色,什么时候再给他包上!”

“东哥,这意思是要弄死他?”

“先别弄死他,直接弄死他,太便宜他了,让他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再说!”

我就没打算让鼓上蚤活着回去,我还要想个办法,在方老头那里敲诈一笔!

彼此之间早晚都会撕破脸,在撕破脸之前,有钱不赚王八蛋!

反正结果都是一样,多拿一份钱,用来招兵买马来对付他,这才是上上策!

这事儿我没打算告诉四哥,即便是要告诉,也是在鼓上蚤断气儿的时候!

就算四哥要留他,我也不会留他!

半个小时后,我打了方老头的电话,电话很快接通。

“喂,南家老九,你问的怎么样了?”

“还真让您老人家说中了,不问不知道,一问吓一跳啊!”

“他们真的抓了一个人,但他们并不认识鼓上蚤,还以为是哪里来的小毛贼,正准备拿他开刀呢!”

“不要动他!我说过谁敢动他,我绝对不会善罢甘休!”

“方爷,这事儿您跟我可说不着,他要是来偷我,那我肯定说了算。”

“可他不是偷的我,而是偷了人家,我和人家是合作关系,让我去替人家做主,这不合适吧?”

“而且鼓上蚤是个采花大盗,进了人家女人的房间,让人给抓住了,当场就被打断了腿,人家还要扒他的皮呢!”

“方爷啊,这事儿我也办法啊……”

“什么?你们敢打断他的腿?你们活腻歪了,是不是?!”

方老头气的大喊大叫,可这一套对我来说没用。

“方爷,您说这话就没意思了,什么叫你们呀?”

“鼓上蚤进了人家女人的房间,人家抓到他,打断他的腿,要扒他的皮,这和我有什么关系?”

“是我让他进人家房间脱人家衣服的?还是方爷让他进人家房间的?”

“就算是要算账,恐怕也算不到我头上吧?要怪就怪他自己吧!”

“我的人,我心里有数,他不可能进女人的房间……。

“方爷,天下没有不偷腥的猫,他要不进女人的房间,他脱人家衣服干嘛?难道只是单纯的要欣赏一下吗?”

我睁着大眼说瞎话,往鼓上蚤的身上泼脏水。

他是深更半夜潜入房间被抓到的,那还不是我说什么就是什么?毕竟死人是不会开口说话的!

“南家老九,就凭你从江湖上找的那些歪瓜裂枣也能抓到他?我不信!”

“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,这么简单的道理,方爷不会不知道吧?”

“而且我那些朋友都是跑江湖的,各种能人应有尽有!”

“打断他的腿不足为奇,说不定这现在已经开始动刀了!”

“你们敢!?”

“方爷,您要救人的话,那就快点吧,晚了可能就赶不上了!”

“南家老九,难道你想袖手旁观?难道你以为你能脱得了关系?”

“方爷,我能不能脱了关系我不清楚,但我不会半夜跑到人家女人的房间里,更不会脱人家的衣服!”

“凡事有因有果,如果能帮忙,我肯定帮。”

“但是现在这个情况,您让我怎么去跟人家开口呢?”

“难道就说,十三太保半夜跑到人家女人房间里脱她衣服,人家就得忍着?”

“就得笑脸相迎?得好吃好喝的伺候着?还是跟他说,欢迎您下次再来?”

“这种事情,您老人家办的出来,但我办不到!”

“南家老九,说吧,怎么样才肯放人?”

“方爷,这个我也不清楚,但我觉得如果跟那些跑江湖的朋友谈谈赔偿,价格合适的话,或许他们会考虑!”

“但我也不能保证,只能说是有这个可能……”

“说吧,你们想要多少钱?”

“方爷,您看您又钻牛角尖了,什么叫你们啊?是他们!”

“我是作为中间帮忙的人,这个忙看来我帮不了了……”

“现在您老人家对我的误会太大,所以我还是避嫌吧!”

“好,那你说他们想要多少钱?”

方老头已经恨的牙痒痒,隔着电话我都能听到牙齿嘎嘣嘎嘣的声音!

其实他心里清楚,我这就是在狮子大开口敲诈勒索。

但他也没办法,他心里也清楚,那些人都是听我的安排。

我只不过是在表面上,把自己从这件事情中置身事外而已!

“他们要多少钱我不清楚,但您老人家想保鼓上蚤,那您肯定得有个态度,有个价格。”

“我拿着这个价格去找朋友商量一下,看看人家同不同意。”

“或者人家现在已经抽筋扒皮都干完了,钱可能用处也不大了……”

我故意的给他下了一个钩子,这是很明显的激将法。

他就算知道是激将法,他也不得不上钩!

有些钩子他明知道是钩子,但是他却不得不吞下去!

有些套路他比谁都清楚是套路,可他不得不钻进去!

这是玩套路下钩子的境界和本事,让人明明知道,却不得不这么做!

“一百万,算是请你你们喝茶了,把人给我放回来……”

“哎哟,方爷,您出手可真是大方啊!一开口就一百万。”

“这个赔偿我觉得肯定没问题,他们一定会答应放人的!”

“我现在离开就打电话过去,别再耽误了您的时间,有些事情一旦做了,以后就无法挽回了呢!”

我故作兴奋的语气,一口答应下来。

方老头也是个聪明人,他一听就能听出其中的不对劲!

“怎么了?一百万觉得少了?”

“方爷,不少啊,我觉得这些钱就已经足够了啊……”

“就算那些江湖朋友的心是铁打的,看到这么多钱,心也得融化了呀!”

我故意正话反说,然后挂断了电话。

一百万就想买一个人,不知道方老头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了,还是太不把我们当回事儿了!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