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章 麻将的门道
书名:我的老千江湖 作者:黑色枷锁 本章字数:2811字 更新时间:2020/10/30 01:40:36

我师傅说过,任何时候不到开牌的最后一刻,谁都不知道输赢结果如何,凡事都不能高兴的太早!

尤其是在赌桌牌局上,不能轻易的小看任何人,因为谁是水鱼还不一定……

赌场里是普通的麻将桌,并不带自动洗牌和自动码牌的功能,只能双手来洗牌。

其实麻将洗牌的时候大有学问,可以提前藏好自己需要的牌,也可以用手按住一些牌,堆放到自己想要的位置。

最简单的洗牌作弊,挑选一四七或者二五八中的其中一个点数,把牌放在自己的面前,这样就可以做到心中有数。

如果这些牌在搬牌后处于最末端,那么提前就丢掉附近相应的点数,从而避免空等牌和空听牌。

如果其他人恰好听牌到这个点数,那么无形中就等于听到了绝张,一时半会压根胡不了牌……

与此同时还有一个作用,如果发现牌桌上突然多了自己藏好的牌面,那么就说明有人作弊了!

几个老油条洗牌的时候眼睛都在盯着麻将牌,我知道他们的想法和目的,但我就装着看不出来的样子。

麻将作弊的方式有很多种,最简单的一种改变牌面方式,就是用强力不干胶的麻将封面。

简单来说就是提前藏好几个麻将点数的封面,封面只有很薄的一层,背面是不干胶,随便找个麻将贴上瞬间就能改变点数。

一般不仔细看是看不出来的,而且多数时候这种牌都会单独拍在一边,用作胡牌的那张牌。

如果所有牌摆在一起,那么会看出一点点高度差距,但不懂行的很少有人注意这个……

封面的销毁也很简单,在用完了之后悄悄把封面抠下来,那么麻将上不会留下任何任何,哪怕稍微会有一点点黏性也很容易擦掉。

如果一副麻将牌用的时间久了上边出现粘稠的污渍,那不用怀疑,一定有人用过不干胶封面来作弊。

今天我没有携带任何的麻将牌作弊封面,但是我拥有的是千术手法,我这种水平也不需要用封面来作弊,因为很容易被高手当场抓千。

所有硬牌的作弊手段分文活和武活两种,文活就是不留任何痕迹的出千,武活就是各种偷牌换牌和藏牌,相对来说比较容易被抓。

“坐北朝南,先从我开始吧。”一个满脸油腻的老油条拿起了色子,其他人都表示没问题。

老油条打色子之前在桌子上碰了一下,我笑而不语,小色子里却大有门道。

俗话说一色享富贵,二色发大财,三色定乾坤。

最常见的是内置水银的色子,想要几点只需要轻轻一碰,水银下坠就能精准的打出自己想要的点数。

配合码牌时候提前做好的牌,起手拿暗杠是入门,起手一上一听算正常,起手听牌和起手胡牌算高手。

因为起手胡牌太引人注目,多数时间都是起手听牌,就算有人放炮也不胡牌,可以有更多机会来自摸胡牌。

别看小小的一颗色子,里边的套路和门道多的说不清,所以任何形式的赌依靠的都不是运气,而是技术!

满脸油腻的老江湖打色子,几颗色子在桌子上飞快的旋转,其实旋转的速度越快越不容易出错。

因为内置水银的关系,打的慢了反而容易出错……

“哈欠!赶紧出点子。”我故意打了个哈欠,使劲朝着正在旋转的色子吹了一口气。

我一口气把几颗色子吹停,几个老油条什么都没说,吹色子是一种很常用的方式,并不稀奇。

普通赌徒会在打色子的时候吹色子,寓意借一口仙气来拿到一副好牌,同时还能预防色子作弊。

这场麻将牌本身我就是一挑三,如果再让他们按照自己想要的点数打色子,那我也不用玩了。

“小伙子,我第一把打色子,你就吹色子啊?”老油条用开玩笑的语气调侃了一句,他也不敢明说不让吹。

“借一口仙气,说不定给你吹一手好牌呢。”我若无其事的说了句,压根不在乎他是否愿意。

选定位置后开始拿牌,我开始眼观六路观察他们的动作,这个时候是最容易出千的时候。

一般人觉得刚开始拿牌,都还没看自己拿到的是什么牌,这怎么出千作弊?

其实在码牌的时候可以提前在牌堆两头藏好牌面,用手里拿到未知的牌面去替换已知的牌面,可以拿到暗杠或者双对……任何牌都可以。

这种出千方式除了在刚开始的时候使用,打牌中途的时候也会用,算是麻将中最常用的一种换牌手法。

三个人六只手,我不会特意盯着某一个人的手,这样就无法观看全局。

我需要用目光观察他们手的大体动作,只要不动各自面前的牌堆就可以,只要动就有问题!

拿牌的时候一个老油条手里有个小动作,他交叉手拿牌用一条手臂遮挡我的视线,另一只手换掉了一摞牌。

一摞牌是四张麻将,在十三张麻将牌中换掉四张,无疑已经占据了优势。

我看到了但是没有点破,如果刚开局就点破了,那这场牌局还怎么玩?

“朋友,刚才你那一口仙气,吹的还真是不错啊!”换牌的老油条笑着说了句,他的额头前边有一个小卷。

“怎么了?你开暗杠了吗?”

“没错,起手就有暗杠了呢!”

一听这话我心说不错,还知道提前给我打预防针,看来他们也很小心谨慎。

如果我不先输掉一些筹码,恐怕他们是不会放松警惕的,毕竟他们之前已经输给了南心。

“暗杠一人五百,自摸翻倍,王总这是旱涝保丰收啊!”满脸油腻的老油条恭维了一句,头上有个小卷的老油条连忙摆了摆手。

“刘总客气了,还不都是刚才这位朋友的一口仙气,我跟着沾光了呢!”

他们一口一个老总的叫着,不知道的还真以为他们是做生意的大老板,实际上都是绣花枕头。

“马总,你的牌怎么样啊?”

“马马虎虎吧,这位朋友的牌呢?”

“我的牌?一把烂牌啊!”我故作懊恼的说了句,这把牌我不打算赢。

其实只要我想赢,那我可以在三手之内听牌,五张之内胡牌,但是没必要。

对我来说对付几个门外汉很轻松,先给他们一点甜头尝尝,等会我一把就给他们弄回来!

突然我发现头上有小卷的家伙手里有小动作,他摸牌的时候轻推了一下,两手一夹换牌了!

在牌堆上下两张整齐的时候,用手遮挡可以拿第二张牌,只需要小手指一推就能把第一张牌推过去补位,看上去并没有问题。

在牌堆出现单张牌的时候,手法要求更高,大拇指和小手指夹住单张牌,用手遮挡迅速的补位。

其实手法速度快一点根本看不出来,尤其是用手遮挡的时候更看不出来,但我观察的是他们手部的动作。

出千换牌时候的动作和正常拿牌是不太一样的,最明显的地方就是手背遮挡,正常拿牌都是手指夹住,这一点就是最明显的区分。

“不好意思,糊了!”头上有小卷的老油条把牌推开,自摸胡牌外加一个暗杠,我心说够狠的。

“王总好手气啊!”

“王总这把牌胡的漂亮。”

“哈哈,运气好而已。”

看他一脸春风得意的样子,我心说这家伙刚才连偷带换的,胡牌也真是不容易。

“千刀万剐,不胡第一把。”我随口说了句,然后把牌推倒付筹码。

一把牌我输了三千筹码,没有什么比这个来钱更快,可同样也没有什么比这个输钱更快!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