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9章 赌场蛀虫
书名:我的老千江湖 作者:黑色枷锁 本章字数:3026字 更新时间:2020/10/30 01:40:36

来到地下二层,离开电梯就是一个宽阔的空间。

整体看起来像是地下停车场一样,屋顶压得很低,但这里四处都装修很豪华。

用金黄色的绸缎来装饰墙壁,还有大红色的装饰点缀,地上铺着厚厚的羊毛地毯,让人一出电梯就感觉到,这是一个很奢华的地方。

在门口摆了一张大桌子,上面放了个一米多宽,半米多高的大蛤蟆。

蛤蟆嘴里叼着一个铜钱,这应该是金钱蟾,做生意的摆设,图个喜庆。

在金钱蟾的桌子下边,是一个圆形的石头盆,有一条水从金钱蟾上流淌下来,看起来摆设不错。

石头盆里堆满了硬币,旁边是一个透明的玻璃橱窗,橱窗里摆放着打捆的现金,目测有一千万。

我用手摸了摸,感觉玻璃很厚实,应该是防弹材质的。

其实很多赌场都会有这样的摆设,用一个透明的玻璃箱装了上几百万甚至是上千万的现金,放在入口最显眼的地方。

目的就是让每个来这里玩的赌客,不要怕赌场里没有钱赔付,想玩多大都可以。

在中年女人的指引之下,我们穿过一条走廊,走廊的另一侧是一个赌场大厅,密密麻麻摆满了赌桌。

此时有不少人在这里下注,我看各种各样的玩法都有,人气很旺。

这样的赌场不同于山庄,但也会找一些托儿过来,烘托赌场内的气氛。

人都有一个盲目从众的心理,也有追随群体的特性,人越多越自在。

就像选择餐馆和商店一样,都喜欢选择人多的地方,而不是去冷冷清清的店面。

一来是觉得人少的地方肯定有问题,二来是觉得人少的地方会拘束。

“海哥就在办公室里,你们先进来坐一会儿,喝杯茶。”

在中年女人的指引下,我们进入了一个红色实木门的办公室。

进门之后,我看到了海哥,以前的时候见过,他叫海王。

我对他印象比较深刻,是因为他身边带着一个长得非常漂亮的姑娘。

海王的桌子上堆满了现金,嘴里叼着一根大雪茄,两只脚全都放在桌子上。

“噢哟,今天吹什么风?你们怎么过来了?”

“我们是来给五爷捧场的。”

说完五哥挥了挥手,我立刻让南心从手提包里拿出用红纸包好的现金。

我把红包递了过去,而我故意用指甲挑开了红纸一个边角,让人可以看到里面放的是钞票。

海王扫了一眼,立刻招呼我们坐下,然后给我们泡茶。

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,不看谁的面子,也不能不看钱的面子。

“今天五爷有事没有过来,多担待。”

“没有关系,我们就是过来看看五爷的这个场子,挺不错的。”

五哥客气了一句,我记得上次南爷吩咐过,让五哥来看看。

“那可不呢,五爷花了大价钱呢,这个场子做的都是熟客,而且你们南家也有股份的。”

“噢?真的吗?我怎么不知道?”

五哥笑着说了一句,我心说这个股份,十有八九是南震东的。

因为他和曾五爷一直都有合作,就像金柏悦会所一样。

“南震东大哥有投资的,难道你们不知道吗?”

海王这句话明显带着其他的意思,不用想我都知道,他是站在南震东那边的,和他关系不错。

“海哥,南震东大哥生意做得很广,投资了很多产业,我们不知道也正常。”

我主动出面说了一句,替五哥解围打圆场。

“老九,你和南心出去看看,我们也算是来学习学习。”

“好的,阿风小初,你们留下来陪五哥喝茶。”

我叮嘱了一句,然后带着南心离开海王的办公室。

我让阿风和小初留来,就是为了保护五哥的安全,同样也是避免海王太过分。

因为有人在场的时候,说话都要讲究分寸,而一旦落了单,那对方就会变得肆无忌惮。

其实人都会有这样的心理,一看到对方人多,那就自然而然的不会有太多的想法。

就像有一种人,在餐馆里吃饭,总是喜欢大声喧闹,人多起哄。

一来是想吸引别人的注意力,二来就是仗着自己人多,别人不敢怎么样。

如果只是一个人的话,那可能会有别人来劝告,那样会弄得很没面子。

俗话说牛羊成群结队,猛兽总是独行。

那种仗着人多起哄,撒泼耍赖的人,永远都上不了台面。

而且这种人,也基本上没什么本事。

真正有本事的人都很低调,还很内敛,因为他们明白,在这个世界上有比他们更强的人!

同样他们也明白枪打出头鸟的道理,人一旦拥有就会害怕,害怕失去。

只有那些一无所有的人,才会穷横穷横的。

因为他们无所顾虑,他们不怕失去任何东西,他们本身就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失去……

这种人平时最缺少的就是别人的目光和重视,以及自身的存在感。

很多时候都能碰到那些令人讨厌的人,其实从另一个角度来说,这种人内心空虚,多数都需要寻找存在感。

所以他们会抓住任何机会,彰显自己,显摆自己,而他们没有太多其他可用的手段……

喧闹起哄以及没有素质,恰恰成了他们吸引目光最常用的手段。

在生活中这种人很常见也很讨厌,但是在我看来他们都是可悲的,也是可怜的。

混迹江湖这些年,我从来没有见过任何一个有钱人,会在公众场所找存在感。

财大气粗是一回事,穷横找存在感又是另外一回事,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其中的分别,那是完全不一样的。

我和南心来到赌场大厅,在曾五爷的这个地下赌场里,什么样的玩法都有。

一般能接触到的都有,但其中有几个赌客引起了我的注意。

从衣着打扮上来看,他们和这里完全不搭,而且头发一缕一缕的,看上去脏兮兮的。

其中有个人端着一个大碗面,就在赌桌旁边吃着,但他也不下注。

时不时的指点一下其他赌客的下注,我知道这种是赌场里的蛀虫。

以前多数都是赌客,输光之后变成了蛀虫,没钱下注却不愿意离开。

这种人就像魔怔了一样,死活赖在赌场里不走,也不管其他人异样的目光。

有时候碰到赌客赢钱了,说句话捧场的话,运气好能得到一点赏钱。

但这些赏钱很快就会输光,然后周而复始的重复这个过程。

看年纪都在五十多岁,胡子拉碴的,看起来都像没什么文化的人。

这几个人在赌场里很显眼,他们和这里的赌客完全不搭,看上去更像是民工。

俗话说什么人玩什么鸟,赌场不是什么人都能来玩的,更不是什么人都能赌的。

就像河马在鳄鱼泥潭里打滚一样,河马有这个能力和实力,但换个斑马之类的下来试试?

“老九,这个场子挺旺的,估计有托儿。”

“肯定有托儿,你看那边那几个,吃大碗面的那个……”

“看到了,那是蛀虫吧?不稀奇,很正常。”

“肯定是蛀虫,你去换几个筹码,咱们过去打个招呼。”

“行。”南心转头去换筹码,我朝着那几个人走过去。

其实想要了解一个赌场里的情况,这种蛀虫是最清楚的!

他们长时间混迹在赌场内,虽然赌场不欢迎这种人,却又不能明着赶走。

因为一旦把蛀虫赶走了,他们很可能会打电话举报,天天给赌场找麻烦。

每个行业内都有内幕,同样也有难处,赌场里的蛀虫是最让人头疼的。

“老哥,今天手气怎么样?牌路好不好?”

“你谁啊你?”

“我刚来的,不太了解情况。”

说完我从口袋里摸出香烟,然后给他们散烟,看他们手指甲里都是黑泥。

“你给我买两包中华烟,我告诉你哪张桌子上的牌路好,保准你赢钱!”

一听这话我忍不住笑了,心说他们都混到这个地步了,还来指点我……

但我并没有拒绝,因为他们还有用处……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